华胥一梦

公子开明乱乱谈(上)

公子开明刚出场的时候,蹦蹦跳跳特别欢快,而且重要的话要说三遍,歪着头的小动作也特别萌特别可爱特别想抱抱,所以看剧的时候,理所当然重点关注。

结果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明......


公子开明的骨子里根本是非常的墨家,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墨家在魔世的传人,更重要的是行事风格以及思维方式:冷酷,拒绝变数

讲道理,这两条好像每个智者都不缺,几乎是智者的标配了,小明需要重点划线是因为他对己方势力的态度。

蟹黄率军来攻,小明与炽阎天就拯救妖神将一事进行讨论,不欢而散,小明的第一反应:思考把炽阎天干掉划不划算

银燕救了蟹黄,使凰后狙杀蟹黄的计划功败垂成,然后又在叔叔与父亲带人围攻蟹黄时站在了蟹黄一边,小明很生气十分生气非常生气,向俏如来表示我生气了小心把银燕一起砍了

当然,从功利角度而言,小明的决策是正确的并且他不是没干吗?但是,像这种把干掉自己人的计划,一般的智者想得到,但会把这个列入备用计划第N方案中(优先级非常低),小明这样直接列入第一计划的,不得不说相当的墨家啊。


另一方面,小明的理念,维护魔世的和平,也是很墨家的思维方式。

他的维护和平方式是:尽力保持魔世三足鼎立的局面

魔世的另一个和平主义者,长琴无焰,同样支持和平,但胜弦主不排斥统一魔世的和平方式。

说实话,小明这个思维方式,道理我都懂,但怎么听怎么像诡辩。

因为所有的王朝都是会分裂的,所以统一是错误的......

总觉得哪里不对......

好消极的态度......


而秉持这一理念的小明,很不幸的是修罗国度的策君......

论传承方式,修罗国度是非常有意思的,金光其他势力,领导人要么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,要么是民选的,总之在三次元中都是有先例的。而修罗国度,是要砍了前任上位的......

相当血腥有没有,并且,最有趣的是,修罗国度并没有因此成为一个尔虞我诈的国度,反而相当的团结,帝尊的威信是相当高的

因为,修罗国度,是将弱肉强食与征服刻在骨子里的国度

所以戮世摩罗这样中原裔魔世籍的出身,可以在毫无威信人望的情况下,成功登基并最终获得三尊与妖神将的效忠。

因为他的所作所为,与修罗国度的核心理念不谋而合

而梁皇无忌,作为邪神将,他在修罗国度的威望远远不是空降领导小空可以比的。现实却是,荡神灭选择自尽;墨邪中炽阎天心目中的领导人仍是前任帝尊戮世摩罗。

梁皇无忌的政治理念,与修罗国度是格格不入的。


公子开明在修罗国度中,同样是格格不入的魔。

先前与炽阎天就立场与妖神将问题嘴炮,小明的表现相当糟糕,一味要求炽阎天听他的,却连个原因也没有说。

后来才发现,他确实说不出,因为这两只的理念根本相反啊!

此时,蟹黄还没有暴露国际恐怖分子的真面目,对炽阎天而言,接受蟹黄的领导是可以接受的,入侵他界并不是问题,甚至合乎修罗国度的理念。

而对于秉持墨家理念的小明而言,蟹黄必须死!

所以小明无话可说小明心里苦。

当然,其实小明还是有办法的,具体什么办法,可以参考小明在沉沦海之战中的表现:

前提:小明希望魔世三足鼎立

困难:魔世中除了他没有哪只魔会接受这个观点

措施:多个选择,我把其他选择通通砍了,让三足鼎立成为唯一解。

沉沦海战役,坐视先帝战败

(这件事是雁王的推测,小明进行了否认,但真的很无力,根本就是耍赖一样。而且,不管小明当时有没有预料到,这确实是小明期待的结果)

剧中小明拉拢炽阎天的手段没有怎么表现,我觉得他邀请炽阎天围杀应龙师就是小明的方法。

小明只是对炽阎天说:某年某月某日某时,你来某地一趟。

如果炽阎天真的去了,也就只能不得不背离蟹黄的阵营。而且,那次围杀很不幸的被蟹黄撞上了,到时候人在现场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


本来,一计不成再施一计,但是,在墨邪中一直走背字的小明跟雁王打了个赌......

炽阎天与公子开明的政见问题彻底撕开......

雁王难得大方的把自己的计划对炽阎天全盘托出,直接了当地说:想做修罗国度的英雄吗?

炽阎天最终同意了(虽然我觉得他不同意雁王也未必会收手)

不仅仅为了修罗国度的存亡,他可能也明白,公子开明会拯救修罗国度,但公子开明理想的修罗国度,不是他要的故国


tbc.

墨邪录19集

开头雁王果断把修罗国度卖给了应龙师,真的是别人的钱花着不心疼

可怜的小明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剑无极其实对自己资质不好的事情一直挺耿耿于怀的吧,虽然他总是在自夸天才剑者

这回终于得到了一代宗师西经无缺对剑剑资质的认可,剑无极整个人都惊了

剑无极骨子里其实是个很骄傲好强的人啊

PS:剑剑追问西经无缺有啥事情要交代,西经无缺终于拗不过:记住我是闇盟的魔

虽然很感动但你们怎么都一个个默认西经无缺马上要挂了的样子啊?!

【茨草】千年(二)


刚拿了网易官方认证的非酋成就,心塞中......

过渡章节

OOC有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此处接上文)

【1】

茨木童子会救助一个小妖怪,是一件挺出乎意料的事情。

妖怪之中的杀伐争斗司空见惯,人类中有时会迎来可笑的所谓和平时代,妖怪却不会。妖与妖之间,彼此的对抗争端永无休止,更加赤裸裸,也更加残暴蛮横,血肉四溅。

弱者依附强者,否则只有死去,理所当然。

 

而这一回,也不过是无数个相似情景的再次轮回。

有点意思的是,被围攻的小女妖明明是妖气强大的一方,却被一群更弱小的小鬼压着打,实在是无能。

路过的茨木顺手丢了个黑焰过去。黑焰坠在地上,扬起漫天焰火,躲闪不及的小妖怪们倒了一地,倒霉的直接灰飞烟灭,无痕无迹。

被围攻的小妖怪也受到了波及,在强烈的气流冲击之下,重重摔在地上。

茨木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。

淡蓝短发的小女孩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,一只手紧紧抓着叶子尖有些烧焦的枫叶不放手。随着她的动作,坠在衣服下摆的两个小铃铛发出叮咚叮咚微弱的响声。

 

这种妖怪……很眼熟啊。

好像,在很久很久以前见过。

茨木童子不由停下脚步。

 

 

二、

昏迷中,隐隐有说话声传来。

眼皮仿佛灌了铅一般,沉重得简直无法抬起。

角上微微一凉,一只有些冷意的手轻轻地抚在上方。

用尽意志拼命睁开眼,正对上少女满溢着好奇的视线。

 

那双墨色的眸子中看不到敌意,满满地都是讶异以及欣赏。

宛如柔弱不谙世事的天真人类少女。

这是初见之时,茨木童子对萤草的第一印象。

即使明明知晓这只是一个清晨海上泡沫一般易碎的错觉,在当时,茨木童子仍是仿佛松了一口气一般,安心地再次昏了过去。

 

山兔有些担心地绕着茨木转了个圈:“怎么又昏过去了?他不会有事吧 ?”

当软萌萌的山兔用水灵灵的眼睛注视着你的时候,实在很难拒绝她的请求。

得到萤草绝对不会有事的保证,山兔欢呼着跃上山蛙头顶:“蛙先生,太好啦。”

“痛痛痛啊……”

眼见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有逃之夭夭的趋势,萤草叫住她:“等等,你就这么把他放着不管啦?”

山兔吐了吐舌头:“失误失误,我这就把他带走。”

毛绒绒的蒲公英轻轻挠了挠兔子小小的脑袋,山兔不由咯咯笑出了声。

“你啊,”萤草叹了口气,“送到我那里去吧。”真让她处理,天知道会是什么个结果。

“咦咦咦,萤草大人要亲自照看他吗?!”山蛙讶异地叫道。

 

当茨木童子真正清醒过来时,浑身酸痛,纵使伤口已经被治愈,疲惫却不是可以马上消除的。

从床上坐起身,一只赤舌晃晃悠悠地飘到他面前,保持着正好可以对视的高度:“呦嘻。你小子醒了…….”

简单交代了下被收留的现状,赤舌满意地哼着歌:“OK,本大爷走啦。”离去前顺手戴上了门。

 

见对方走开,茨木跳下床,腿一软差点一个踉跄。

伸手扶住木墙,四下打量,整间屋子都是由植物构成,藤蔓自由生长编织成桌椅的形状,上边还长着生嫩的叶片。微弱的月光从枝叶间的缝隙中透过,给它蒙上了一层银纱。

从窗口看出去,茨木不由呼吸一窒。

往下望去,是一片高耸挺拔的树林,这间屋子,竟然建在密林之上。

之前误以为的月光,其实是每一棵林木散发的淡淡萤光,如同漫天星辰坠入凡间,美轮美奂,宛如梦境。

大大小小的妖怪们在木质的走道上穿行,熙熙攘攘,热闹一片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【2】

一时好奇的结果是多了个小尾巴。

这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小妖怪,与记忆中英姿飒爽的马尾少女相较,更接近萤草一族的固有形象:害羞,爱好和平的小草妖。

不知出于什么样的想法,向来喜欢独来独往的大妖怪没有拒绝她的跟随。


【茨草】千年(一)

茨木童子×萤草

OOC有

含养成梗

私设有

交游广泛热爱旅行的大妖怪萤草与小小的还是只团子的茨木童子

 

一、

“萤草大人,我发现一只受伤的小妖怪。”

山蛙蹦蹦跳跳地从远处飞驰电掣奔来,山兔挥着手大呼小叫,声音随着草原上的风一直传到好远好远。

一身淡绿色小裙子的萤草正坐在石头上,两只小腿有规律轻轻晃动。

她抱着怀中的蒲公英顺势往下一跳,一阵风吹过,萤草在空中晃悠晃悠地飘了一圈,轻轻踩在茂密的草丛中。

山蛙冲到萤草面前一个急刹停下来。坐在他脑袋上的山兔惊叫着“蛙先生”,紧紧抓着草环,险些就掉了下来。另一个躺在蛙背上的乘客就没这么好运了,直接摔到地上。

山兔不满地嘀咕着:“蛙先生,你停得太急了!”小小的爪子下意识地死死楸住草环不放。

山蛙惨呼:“痛痛!跟你说过多少次啦,别楸我头上的草……”

 

萤草笑嘻嘻地任她们玩闹,微微蹲下身查看受伤的小妖怪。

这只妖怪妖气十分弱小,只有一臂,胸口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,几乎穿胸而过,血一直从伤口流出,滴滴嗒嗒落在草地上。这般沉重的伤势,若没有效的治疗只怕命不久矣了。

蒲公英发出绿莹莹的微光,萤草举起自己心爱的武器,轻轻点了点这只小妖怪。一阵光华笼罩,周身大大小小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抹平,只有胸口的伤口还留着一道疤痕。

 

山蛙凑过头:“小兔子,你看你看,幸亏我跑得快,否则他哪撑的了这么久,你还这般计较。”

山兔从头上滑下,好奇地摸摸妖怪弯弯的角:“是我一路给蛙先生指路哒。呃,手感真好……”

眼看她东摸西摸,捏脸涅角的,大有不罢休的意思,萤草有些啼笑皆非,及时制止了她蹂躏小妖怪。山兔抬头,水汪汪的眼睛望着萤草,声音软绵绵的:“萤草大人,能不能留下他一段时间?”

“呃,”萤草有些犹豫,山兔趁热打铁:“你看,这么弱小的妖怪,到了外边也很危险啊。万一真又出了什么事,未必这么好运可以碰上人救他呀。”

萤草扑哧笑了出声:“茨木童子这种妖怪可没这么弱小。不过……”似乎留下他也没什么不好。

山蛙抬起一只爪子,好奇地拨动了一下茨木童子。

茨木童子小小的身体草地上打了个滚,山蛙疑惑道:“这是很强大的妖怪吗?看不出啊。现在只是个幼崽而已。”

 

许是被声音吵醒了,治愈伤口以后,茨木童子的体力恢复了不少,他慢慢地睁开眼。

正笑得欢的萤草正好跟他四目相对,一愣。

澄澈而又美丽的浅金色眼瞳,夹带着几分初醒的茫然以及警惕。

萤草伸出手,似乎想要去亲手触碰。

临到半路,那只手转而向上,摸了摸那对光滑的角。

 

“好啊,让他留下吧。”

萤草这样说道。

决定了一个小妖怪未来的命运。


阴阳师手游闲话

1.

晴明在一个月前搬到阴阳寮。

刚刚当上阴阳师的晴明兴冲冲地去左邻右舍的同僚们拜访。

被热情的同僚们科普了一堆知识后,回家擦拳磨掌地画好召唤阵

小心翼翼认认真真地在符咒上描了一个——五角星

往阵中一丢

“酒吞、茨木、大天狗.......一定要SSR!”

只见召唤阵光芒大作

走出了——


2.

萤草是个相当软萌的妹子,抱着毛绒绒蓬松松的蒲公英在庭院里。当她回头,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你的时候,整个心都化掉了。

晴明,现在应该叫亚洲晴明,一下子就被可爱亲民的萤草妹子给迷住了

亚洲晴明,是个看脸的人

NO,NO,这不是啥歧视,这是相当玄学的

阴阳师本来就是个看脸的职业啊


7.9 夜

PS:无关情书

PSS:我想知道这个答案



恶鼠伏诛,噢耶

感觉自己每一天都在一点点腐烂,无能为力

像是慢慢掉入深渊,知道自己是在往下坠,但什么都抓不住




觉得好绝望的,今年心情按天气来说一直是阴天,底色就是阴暗的

总觉得未来很无望,一点意思都没有

我喜欢独处,但按生活习性来说绝对不适合独处,这样一想更烦了


龙城观剧1

以前的吐槽:

楚华容: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北辰皇朝真假太子一事揭露,导火索是御医弄三平,其他被牵扯其中推波助澜的人,有的是为利,有的是为兄弟义气,有的是为了正义。

为了牟利,比如想自己当太子想拿好处的不去说他们。从正义角度出发,先暂且忽略霹雳是个仙侠剧从古代王朝而言,继承人的正统是很重要甚至可以说是人人都觉得理所当然的,总之拥护正统是一个正义的观点。

剧里边为了正义而去探求真相的人里边,弄三平跟铁将军都有报答先帝之遇之恩的因素,铁十三最初也是相当单纯想要伸张正义(而且她还那时比较保守谨慎,表示太子若是明君血统无妨,更注重百姓平民)。总之对他们而言,这件事上的公心跟私情是一致的。

楚华容作为北辰元凰挚友,无论这事真假都会对北辰元凰造成负面伤害,她居然很热心地查下去了,完全没考虑查出来后怎么处理。

楚华容是完全站在正义的角度考虑问题,而且她的正义角度是相当书面化的正义,追求的是一种正确的结果而不是最优的结果。她的公心跟私情在这件事上相互矛盾了。

让我抑郁的是,这货自己并没发现这个问题,或者说应该知道也不在乎,明知不好开口还执着地抓着人去滴血认亲了。看到后来我都想抓着她摇了,你既然不想匡扶正统,仍然认同北辰元凰的太子身份,查下去就为了个正确答案何必啊。

给跪了。

实在是想得太少了,无论是她的作为对友谊的伤害,还是这种传闻对皇位更替的影响,都一点没考虑过(也许是想过但觉得真相更重要,也不知道是哪一种更令人抑郁点)

这样一圈下来,既无揭穿真相匡扶正统的正义,也无坚定维护挚友的决心,半吊子实在难看。

OK,吐糟完了。

客观来说,即使楚华容不掺和,当时皇城中内忧外患,真假皇子一事曝光可能也十分大。私以为当时的局势,楚华容调查真相一事其实于大局无碍,她做的影响最深远的事情,是作为挚友,亲自找北辰元凰滴血认亲。北辰元凰最终感慨,自己的一切原来都不如一滴血重要。她的作为令北辰元凰过早得知了真相。导致北辰元凰对挚友的信任之情破裂,登基后毫不犹豫地开杀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写人物评论这种事情很有意思,写完以后,发现心里的所有感情都被耗尽,对这个妹子的纠结抑郁种种心情全都没有了。

现在回忆,我对这个人物的纠结抵触,还是因为她的所作所为,最终以正义之名得罪恶之果。而一切一切的发生都是理所当然,顺其自然,无可奈何。